李稻葵:提升服务贸易是高质量对外开放的重点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20-09-12 00:00

  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8日电 题:《李稻葵:提升服务贸易是高质量对外开放的重点》

  作者 李稻葵(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)

  关于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和数字贸易发展,我有三个主要观点。

  第一是中国经济已经进入新发展格局,那就是双循环的发展格局。双循环发展格局的本质就是以国内的市场、生产要素、技术为基础,结合高质量对外开放,共同推动的经济发展新阶段。过去两三年以来,我们的内需已经成为第一大增长动力。外部市场事实上在过去一两年拖后了经济发展,这也是大国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。历史上的德国、美国,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也都是靠国内市场、国内要素发展,而其技术是来源于英国。

  展望未来,很多的主要技术要靠自己研发,这也是为什么要进入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基本道理。其中有两个重点:一是自己的统一大市场要做好,内需要提升。内需提升的关键是要提升百姓的可支配收入,通过城镇化以及通过城市内部更好的基本服务提供,让百姓更愿意、更大胆地拿出腰包钱进行私人消费,这是内循环的第一个要义。二是以更高质量的开放,促进中国经济发展的质量提升。释放内需是提升数量,而经济发展既要数量又要质量,这样我们才能进入一个高质量的发展阶段。

  第二是双循环时代高质量对外开放的重点是服务贸易的提升。中国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已超过其他所有行业,2019年达到53%,而北京更是达到了83%。但是服务业的对外贸易却远远落后,仅占到整体贸易约七分之一,与中国经济发展的格局极为不匹配。去年中国产品贸易全年顺差达到4200亿美元,而服务贸易却带来了2600亿美元的逆差,虽然这与资本跨境流动有关,但是仍然显现出服务贸易远远落后于中国应有的经济地位。服务行业增长的潜力是非常大的,服务贸易高质量开放是下一阶段中国高质量开放的重中之重。

  第三是数字贸易是双循环时代服务贸易高质量开放的亮点。数字贸易或者说数字经济的统计口径分为宽口径和窄口径。宽口径指的是通过数字技术推动的传统贸易或经济活动,加上数字内容、数字内容性的产品、数字产品的交易。而窄口径只谈数字产品的贸易。以北京为例,有50%的GDP来自于数字经济,数字经济发展迅猛;以宽口径计算,中国数字贸易规模占全球的比重却只有4.5%。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这么快,可是数字贸易比重还是比较低的,所以这也是未来的发展潜力。

  我认为,有三件事是未来的努力方向。

  第一是做好自己。数字经济该怎样真正做好、做强、做大?具体而言,一方面是产权保护,要让自己设计的软件能够得到用户和其他企业的保护,软件开发者可以以某种形式获得回报。另一方面是隐私保护,隐私保护与程序、数据效率,往往会形成一个此消彼涨的替代关系。隐私保护加强后数据很难收集,数据收集多了又容易侵犯隐私,对此,我的观点是一定要共同讨论,一定要用户事先知情。这两件事只靠商务部、工信部还不够,可能还要更高层面的政府机构一起来协调。

  第二是协调隐私保护与数据的公共服务性之间的矛盾。

  第三是公共安全,乃至国家安全怎样与用户自由度之间得到平衡。如果对网络平台、数字产品完全不管,会对国家安全、公共安全带来冲击。但是如果什么都要管,会使用户感觉不好。平衡这件事需要企业、用户、领导部门一起来协商,共同探讨。

  还有一件更具有挑战性的事,就是怎样在国际上与主要国家,特别是与美国共同合作,打造一个数字贸易乃至数字经济发展的共同准则,这是具有挑战性的。这次服贸会定调总结为两个字:合作;三个倡议:合作动能、合作环境、合作局面。与世界上在数字经济领域的其他领先国家和地区合作,是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,也考验我们的智慧。

  公平竞争问题、隐私问题、税收问题等,是大家共同关心的,应当一起探讨。所以我呼吁,组织一系列的多方国际会议,由国际组织、中外学者、企业、民间团体、用户代表,共同进行深入务实、坦诚地探讨,从而形成合作的格局。

  (根据李稻葵9月5日在2020年数字贸易发展趋势和前沿高峰论坛上发言整理而成,未经本人审阅)

  (中新经纬APP)

   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本文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。

  (编辑:董文博) 
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